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性的感悟与舒展

 
 
 

日志

 
 

我养你小,谁养我老?  

2017-05-25 19:02:48|  分类: 美文引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养你小,谁养我老?

来源:羊城晚报     2017年05月15日        版次:A12    作者:徐俊霞

我和老伴年轻的时候生养了三个女儿一个儿子。三个女儿读完初中就休学了,在家务农,唯有儿子读了大学,在大城市工作。

我和老伴40多岁的时候才有了儿子,平日里,对这个儿子宝贝得很,吃穿用度都尽着儿子,捧在手里怕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女儿们气不过我们的偏心,和我们闹,老伴对女儿们说:“你们不用攀比,咱家这日子就是给你弟过的,将来我和你爸要靠你弟养老呢!”

辛苦劳作,供儿子读书

儿子小时候并不聪明,学习成绩也一般,到了初中,好像突然开窍了,一路遥遥领先读到了大学。这时三个女儿先后结婚成家,各过各的小日子。我和老伴已经年过五旬,种不了大棚蔬菜,也做不了生意,仅靠几亩庄稼地里的收入供养儿子读大学,不免有些吃力。日子不好过,老伴发狠说:“就是砸锅卖铁,咱家也得供出个大学生。”

经人推荐,我们给镇上一家打火机厂组装打火机。把零件领回家,组装好了再给送回去,这样一个月下来我们也能收入个五六百元。

那几年,我和老伴省吃俭用,一分钱恨不能掰成八瓣花。一年365天,家里的饭桌上永远都是一小盘咸得齁死人的萝卜条;我身上的衣服长短不齐,穿的都是儿子不穿的旧校服。

原指望儿子大学毕业后就能赚钱养家了,谁成想刚毕业的大学生在大城工作,他就是要回小县城也需要关系、人脉、金钱的各方面通融才能进个好单位。我们家投门子、扒窗户也找不出几个有头有脸的亲戚,找工作这事,我和老伴真帮不上他什么忙。儿子一次又一次地回家要钱,我们只能一次又一次地在经济上赞助儿子。儿子还算争气,半年后在读书的城市找到一份专业对口的工作。单位解决食宿,薪水虽然不高,但够他自己日常开销。

他参加工作第一年的春节,两手空空回家过年,一分钱没带,仅混了一身行头。看着儿子一身西装革履,皮鞋锃亮,老伴乐得舒展了眉头,这日子总算有点盼头了。

儿子工作了,老人成“空巢”

可好景不长,没有几年的工夫,儿子谈了个女朋友,要在工作的城市买房结婚。

他上班没几年,收入也不高,积蓄也没多少,我和老伴拿出了养老的棺材本,又向几个女儿东凑西借,总算给儿子凑齐了房子的首付。这下,一家人都上了套。我们老两口活了大半辈子,过日子从来都是精打细算,吃饭穿衣量家当,一想到儿子欠了人家银行那么多钱,要还二十年的贷款,老两口就吃不香睡不着,拼了老命要给儿子攒钱还账。

拿到新房钥匙后,儿子结婚生子,肩上负担重了。他们一家三口的日子都玩不转,更甭谈孝敬我们。

那年秋天,我的腿骨折做了手术,在县医院躺了半个月。儿子每天都给我打电话,问候病情,却从不问我,钱够不够用。儿子不主动提,咱当长辈的也不好张口向儿子要。

年过花甲,我和老伴的身体都有些老年病,已经种不了庄稼,家里一年两季的庄稼都是女儿、女婿回家帮着收割、播种。农忙时节,家家户户都忙得不可开交,女儿、女婿也是忙里偷闲来帮忙,通常是地里的庄稼还没熟透,就抢先收割,播种的时候往往又落在别家后面。

家里没有像样的劳动力,种庄稼真是遭罪。可是为了儿子,我们老两口还得硬撑着,哪怕帮衬不了儿子,也不能拖累儿子。

老话说“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儿子在大城市生活了几年,人变得娇气了,春节回家过年,嫌家里冷,嫌茅厕远,生活不习惯。他都这样娇贵了,儿媳妇和小孙子就更不用说了。他们住惯了冬暖夏凉的楼房,到了老家处处不方便。下个春节来临之前,我便在家里安装了土暖气,换了液化气罐和彩色电视机。

暖气都是在儿子一家三口到家前一天就烧好。平日里,我们老两口压根不知道取暖是怎么一回事。液化气罐我们平日里更舍不得用,老伴习惯了用柴火烧大锅煮饭炒菜。彩色电视机费电,我们平日里也不看,都是为儿子一家准备的。只要儿子一家三口愿意回家过年,我和老伴都会尽我们所能满足他们的心愿。

儿子和儿媳离家千里,又都在私营企业上班,一年到头,只有春节才有空闲回家待上几天。就是春节探亲假,也不完全属于我和老伴,都是婆家和娘家轮流过。

久而久之,我和老伴成了时下流行的“空巢”家庭。

老伴去世,我孤单度日

儿子也会邀请我们到他家小住,可是我们总住不惯。儿子的房子是两居室的顶层阁楼,楼层高,没有电梯不说,各个房间还高矮不齐,老伴每每想起来就发怵:“住在那儿像坐监狱一样,看得见的只有楼与楼之间的天空。”

那年春节,儿子兴高采烈地对我们说:“爸、妈,我涨了工资。以后,你们不用种地了,好好享几年福。”我和老伴听了很高兴,果断地把几亩地租了出去。可没多久,老伴吃饭没食欲,心口堵得慌,精神头也大不如从前。别人上了年纪都发福,她却愈发消瘦,经不住儿女们的一再要求,到医院一查,老伴患了胃癌。

由于年纪大了,大夫建议保守治疗——放疗。老伴由此便在病床上度过了她最后的时光。

病床旁,三个女儿轮班伺候,整整伺候了大半年。儿子请假回来过两次,第三次回来探望的时候,老伴已经合上了双眼。

老伴走了,我更孤单了。一个人守着五间房、一个院;一天做一次饭,便够吃三顿的。三个女儿偶尔抽空来家里探望,给我改善一下伙食。儿子却远在千里之外,不管我是健康还是疾病,都是“远水不解近渴”。

都说“养儿防老”,我和老伴怎么就把儿子养成了家里的“客人”?

(《我养你小,谁养我老?》由金羊网为您提供,转载请注明来源,未经书面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版权联系电话:020-87133589,87133588)


scroll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