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性的感悟与舒展

 
 
 

日志

 
 

【转载】人民日报:中国拥有南海诸岛主权的历史事实无可争辩  

2016-06-01 17:29:27|  分类: 美文引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民日报:中国拥有南海诸岛主权的历史事实无可争辩 - 中国娃 - 中日关系
资料图 南海地图
人民日报:中国拥有南海诸岛主权的历史事实无可争辩 - 中国娃 - 中日关系
资料图 南海地图(2014年02月18日 14:4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李国强
早在2000多年前的秦汉时期,中国人民已经开始在南海航行和生产活动,不仅首先发现南海诸岛,并对南海有了初步认识。东汉杨孚《异物志》记载:“涨海崎头,水浅而多磁石。”“崎头”即我国古人对南海礁屿和浅滩的称呼;而“涨海”即我国古代对南海最早的称谓。
隋唐时期分别以七洲洋、珊瑚洲、焦石山、象石等指称南海海域或岛礁,尽管名称不尽相同,但表明随着我国人民在南海活动的增加,对南海的认知程度逐步加深并趋向了具体化。
至宋代,南海诸岛和南海海域已经成为我国人民日常生产生活的家园,不仅以“石塘”“长沙”对南海不同岛礁和不同海域清晰地加以区别和命名,而且将南海诸岛纳入了版图。目前所见把南海岛礁命名为“石塘”的最早史籍,是宋代文献《宋会要》,成书于13世纪初的《琼管志》一书则首次将南海岛礁分别称为“千里长沙”“万里石塘”。由此至明清两代,“石塘”“长沙”作为我国南海诸岛的通用名,而被广泛使用,并见诸各类历史文献和舆图。
我国政府对南海诸岛的管辖从唐宋开始渐趋展开。赵汝适《诸蕃志》中记载,在唐代南海诸岛隶属于海南四州军。宋代沿袭唐代设置,南海诸岛仍属于广南西路琼管吉阳军的管辖范围,标志着中国政府将南海诸岛纳入版图、设置行政建制初现端倪。
设立“水师”,纳入海防,则是中国政府对南海实施管辖的又一个重要方式。据成书于1040年的我国第一部官修兵书《武经总要》记载,宋太祖在907年建立了巡海水师,巡管南海海面。
明清时期,对南海诸岛的经营开发和管辖有了进一步发展。目前所见《更路簿》有数十种抄本,这一珍贵的文献,真实记录了我国渔民从海南文昌清澜港、琼海潭门港等地出发,前往西沙、南沙海域的情况,其中记录生产作业线大约200条,渔民给西沙、南沙岛礁命名的地名大约120个,充分说明我国人民经营开发的范围完全涵盖了今天南海诸岛中的主要岛礁和海域,西沙和南沙海域是我国人民世世代代生产经营的传统渔场,足以表明中国在南海享有历史性权利。
在明清时期,我国政府对南海诸岛实施管辖的机制更加完备,一方面继续将南海诸岛明确地纳入版图,并置于广东省琼州府万州辖下。另一方面持续实施水师巡视,明朝设立巡海备倭官和海南卫,清朝设立崖州协水师营,负责对包括南海在内海域的巡视和军事戍卫。
20世纪70年代以来,我国国家文物局及广东、海南的文物部门先后组织了多次考古调查和挖掘,在南沙群岛部分岛礁及其海域发现了中国人民生产、生活的大量遗迹、遗物,包括不同历史时期的陶器、瓷器、铜器、铁器、石器、钱币、象牙、石雕等以及土地庙、墓碑、水井、茅屋、石碑、人工种植的椰树等等,这些遗迹遗物是我国人民在南海诸岛长期生产、生活的历史写照,反映了我国人民航行南海并开发、利用南海海域的历史事实。
近代以后,外国人擅闯南海诸岛时,早已有中国人居住在一些岛礁,外国航海者了解到一些渔民使用的地名,并将其按照渔民的海南岛方言语音拼写成英文或其它文字标记于海图,长期沿用下来。比如1923年英国海军部出版的《中国海指南》一书中所载Sin Cowe 和 Nam Yit,即源自我国渔民所称的秤钩峙和南乙峙。该书还记载,在安波沙洲发现有中国人的“陋屋之遗迹”;“地萨岛(即今郑和群礁),海南渔民,以捕取海参、贝壳为活。各岛都有其足迹,亦有久居岩礁间者。海南每岁有小船驶往岛上,携米粮及其它必需品,与渔民交换参、贝。”并记载太平岛“常为海南渔民所栖止,捕取海参及贝壳等”。
1909年广东水师提督李准奉命前往西沙群岛巡视,不仅在岛上开展了物产调查、测绘等工作,同时对西沙14座岛屿予以命名。
1933年法国殖民者非法侵*南沙岛礁,制造了“九小岛事件”。此举引起中国政府及社会各界的一致抗议。7月26日国民政府外交部致电法国政府提出严重抗议,指出南沙群岛“仅有我(国)渔人居留岛上,在国际间确认中国领土”。8月4日向法国驻华公使提出对法国所谓主权宣告保留权利的外交照会。
民国时期,中国政府核定、重定了南海诸岛名称。1934年内政部水陆地图审查委员会公布“关于我国南海诸岛各岛屿中英地名对照表”,列出南海诸岛132个岛礁滩洲名称。
1935年,水陆地图审查委员会出版《中国南海各岛屿图》,这是民国政府出版的第一份具有官方性质的南海专项地图,此后中国的各类地图对南海诸岛的标绘更为严谨、详尽。仅1935年4月至1948年,我国国内出版的各类地图中,至少有60种完整标绘了南海诸岛。水陆地图审查委员会对南海诸岛名称、地图的审核与公布,是中国政府对南海诸岛所实施的有效管辖。
抗战胜利后,根据《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的精神,我国政府决定接收和恢复西沙、南沙群岛主权。1946年9月2日,国民政府发布关于收复西南沙群岛的训令,经内政、外交和国防三部会商后,派出以海军为主的接收人员。1946年11月29日完成西沙群岛接收,1946年12月15日完成南沙群岛接收。在接收工作完成之后,立碑鸣炮宣示主权,测量绘图明确疆界,留兵戍守实施巡防,设立机构强化管辖。
1947年2月28日国民政府发布完成西沙、中沙、南沙群岛接收公报。之后,国民政府再次审定南海诸岛及其所属各岛礁沙滩名称,于12月1日公布了“南海诸岛新旧地名对照表”,共计167个岛礁沙滩洲。1948年2月内政部公布了《中华民国行政区域图》,其附图即《南海诸岛位置图》,该图明确标示了南海诸岛名称和南海11条断续线。
新中国成立后,我国对南海诸岛的主权管辖进入了崭新时代。我国政府依据国际法赋予的权利和义务,合法履行主权和管辖权。1951年8月15日,周恩来外长发表《关于英美对日和约草案及旧金山会议声明》,庄严指出西沙、南沙群岛“向为中国领土”,中国对西沙、南沙享有主权。此后,针对外国对我南海诸岛的侵犯,多次发表声明,重申中国在南海诸岛及其附近海域的主权立场。1982年4月24日中国地名委员会受权公布了我国南海诸岛部分标准地名,共计289个。
此外,大量外国资料表明南海诸岛主权属于中国。1933年9月法国出版的《殖民地世界》杂志登载了1930年法国炮舰“马立休士”号测量南沙群岛岛礁时,多处岛上都有中国人以及中国人修建的茅屋、水井、神座等。
1961年美国出版的《哥伦比亚利平科特世界地名辞典》写到,南沙群岛是“南中国海的中国属地,广东省的一部分。”1963年美国出版的《威尔德麦克各国百科全书》说:中华人民共和国各岛屿,还包括伸展到北纬4度的南中国海的岛屿和珊瑚礁。1966年日本出版的《新中国年鉴》说:“中国的沿海线,北从辽东半岛起到南沙群岛约一万一千公里,加上沿海岛屿的海岸线,达二万公里。”
1971年,美国出版的《世界各国区划百科全书》说:“人民共和国包括几个群岛,其中最大的是海南岛,在南海岸附近。其他群岛包括南中国海的一些礁石和群岛,最远伸展到北纬4度。这些礁石和群岛包括东沙、西沙、中沙和南沙群岛。”1972年日本出版的《世界年鉴》说:“中国……除大陆部分的领土外,有海南岛、台湾、澎湖列岛及中国南海上的东沙、西沙、中沙、南沙各群岛等。”
上述事实清楚地表明,中国对南海诸岛及其附近海域主权的立场,得到许多国家和国际社会的广泛承认。
菲律宾领土范围的确定,来源于1898年《美西巴黎和平协议》、1900年《美西关于菲律宾外围岛屿割让的条约》(即《华盛顿条约》)、1930年英国和美国签署的《关于划定英属北婆罗洲与美属菲律宾之间的边界条约》等国际条约,因此菲律宾的国家领土边界线被统称为“国际条约界限”或“菲律宾条约界限”。这些条约清晰可见,南海诸岛根本不在菲律宾领土界限之内。而1935年菲律宾宪法、1946年“美菲一般关系条约”、1961年菲律宾“关于领海基线的第3046号法令”等菲律宾国内法或条约,均明文反复确认了“国际条约界限”所规定的菲律宾领土范围,而南沙岛礁和黄岩岛不在其中。
1946年7月菲律宾建国之初便觊觎南沙群岛。1946年9月11日菲律宾外长季里诺致函盟军统帅麦克阿瑟,提出由菲律宾兼并南沙群岛的无理要求。麦克阿瑟对此未予回应,由于没有得到美国的支持,菲律宾未敢轻举妄动。
1954年6月马尼拉一家私立海事学校校长克洛马宣称,在巴拉望群岛以西的南海发现一群“无主以及无人居住的荒岛”,并将该地命名为“自由地”。1956年5月24日菲律宾外交部法律司邀集政府有关机关代表开会,在听取克洛马的陈述后,当场确定克洛马所主张的“自由地”各岛屿在菲律宾领土之外。然而就是这样一个闹剧,竟然成为菲律宾日后提出主权要求的所谓依据。
1972年4月菲律宾政府将克洛马所称的“自由地”定名为“卡拉延群岛”,划归巴拉望省管辖。1978年6月11日菲律宾总统马科斯签署了第1596号总统令,重新划定“卡拉延群岛”区域,中国南沙群岛的大部分岛礁,都被纳入该法令公布的“卡拉延”区域的地理坐标内。1987年11月,菲律宾议会重新划定其海域,将南沙群岛中大约60个大小岛礁非法划入菲律宾版图内。
南沙群岛在历史上早已成为中国固有领土,绝非什么“无主地”。克洛马在南沙所谓“发现”新岛礁的行为,不仅为当时的菲律宾政府所否定,而且从未得到国际社会承认。因此,菲律宾设立的所谓“卡拉延群岛”在事实上是荒诞的、在法理上是荒谬的。
菲律宾为了使其侵*中国南沙岛礁的行为合法化,还提出了所谓“安全原则”“地理邻近原则”。事实上,在国际社会根本不存在根据距离远近或者军事、经济和安全等因素决定领土主权归属的国际法规则,“安全”和“邻近”不仅从来不是国际法认同的领土取得方式,而且完全有悖于国际准则。因此,以“安全原则”“地理邻近原则”主张拥有南沙岛礁领土主权,于理不通,于法不容。
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菲律宾长期非法侵*中国南沙岛礁并大搞建设。特别是在1995年3月菲律宾海军炸毁中国在五方礁、仙娥礁、信义礁、半月礁和仁爱礁等南沙岛礁上设立的测量标志,突袭停靠在半月礁附近的4艘中国渔船,扣留船上62名渔民。此后数年间,菲律宾多次驱逐、逮捕甚至枪击在黄岩岛海域正常作业、正常航行的中国渔民。1999年5月9日菲律宾方面借口技术故障,其57号登陆舰“马德雷山号”突然“搁浅”仁爱礁,菲方置中方严正交涉于不顾,非法坐滩至今已达17年。2012年菲律宾军警非法登临在黄岩岛附近海域作业的中国渔船,制造了“黄岩岛事件”。菲律宾罔顾事实,不断侵犯中国在南海的主权和相关权利,肆意侵害中国渔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在危及地区和平稳定、危及中菲双边关系的路上越走越远。
大量历史事实表明,中国拥有南海诸岛主权是基于中国人民世世代代最早发现、最早命名、最早开发利用和经营以及历代中国政府对南海诸岛连续不断的行政管辖的基础上而确立的。中国拥有南海诸岛及其附近海域主权和相关权利的历史事实是确凿的,历史脉络是清晰的,历史依据是充分的,历史地位是合法的。中国始终是南海诸岛真正唯一的主人。菲律宾对南沙、黄岩岛的所谓主权要求,无史可据,无法可依,丝毫撼动不了中国在南海的主权地位。
(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边疆研究所研究员) 
《人民日报》(2016年05月24日 03 版)(2016年05月24日02:42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南海岛礁的领土地位不取决于颠倒黑白的不实之词(钟声)
在菲律宾单方面强推的南海仲裁案中,有关南海岛礁法律地位和权利归属的争论是一大焦点议题。令人遗憾的是,菲律宾在此方面的论述充斥着各种颠倒黑白的不实之词,不仅刻意遮掩了客观事实真相,也恶意曲解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等国际法规则的应有意涵。
首先,菲律宾对南海岛礁的全部论述从总体上服务于菲方在仲裁案中的诉讼策略。中国对南海诸岛及其附近海域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菲方对中国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的侵犯是中菲南海争端的根源所在。与此同时,关涉主权归属和海洋划界的争端也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所明文规定的管辖权排除事由。只要确认了上述两点,就可知菲方单方面诉诸强制仲裁的图谋从一开始就本无实现的可能。因此菲方极力想要回避中菲争端的主权属性,以期绕开《公约》条款的限制性规定。为此菲方使用的主要伎俩就是精心包装出一个“中菲两国在南海地区为解释和适用《公约》而发生争端”的假象,来覆盖菲方的实质意图与核心主张,从而改变其原本无权诉诸仲裁的事实。为使其本来就站不住脚的仲裁请求能够“自圆其说”,菲方进而在仲裁案中针对南海岛礁抛出了一系列似是而非的虚假论述,企图达到颠倒黑白、混淆视听的效果。
其次,菲律宾对南海岛礁具体情况的论述严重背离客观事实真相。这体现为如下几个方面:
一是菲方对南海岛礁具体情况的论述严重违背历史史实和现实真相。罔顾历史事实,在提不出任何有效历史证据的情况下仍然堂而皇之地信口开河,是菲方有关言论的重要特点。回避和粉饰菲律宾对中国南海岛礁的侵夺历史则是菲方编造谎言的另一面表现。
二是菲方对南海岛礁法律地位的论述不符合《公约》和一般国际法的规定。菲方声称黄岩岛和南沙群岛中的任何一个岛礁都不是岛屿,不能主张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菲方的说法与南沙群岛的客观实际情况相悖。菲方在庭审中故意篡改有关南海岛礁的真实信息,草率否认南沙群岛整体性、太平岛等面积较大的南海岛礁的岛屿地位,其相关说法不仅与南海岛礁的实际情况不符,也与《公约》和一般国际法的规定有明显出入。菲方的有关诉讼代理人在庭审中,还刻意隐瞒了菲方仲裁请求之外的其他南海岛礁的必要信息,并拒绝提供给仲裁庭。在此不难看出,菲方对南海岛礁的有关论述缺失最起码的可信度。
三是菲方在仲裁案中对南海岛礁的定位与菲方先前的立场相矛盾。自从菲律宾觊觎中国南海岛礁以来,菲方一直视有关岛礁为可以主张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的岛屿,这在菲方一系列法案、国内法院判决、外交照会中多有体现。直至此次仲裁案,菲方才改口否认相关南海岛礁的岛屿地位。因此对照菲方自身的观点,菲方的论述也是前后不一、自相矛盾。
再次,菲律宾在仲裁案中针对南海岛礁的仲裁请求经过了刻意的切割与加工,隐含着更为深层的险恶用意。这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菲律宾把南沙岛礁的领土地位问题刻意描述为岛礁法律地位问题,为仲裁庭确立管辖权提供支撑,实际上只能是欲盖弥彰。
二是菲方仅针对中国目前控制的南海岛礁提出仲裁请求,其针对中国的指向意味浓厚。菲方不仅未将其侵*的南海岛礁一并提交仲裁,同时也刻意避免提及其他国家侵*的南海岛礁。菲方此举的意图可谓不言自明,即拉拢其他国家在南海共同对抗中国。
三是菲方仅要求仲裁庭否定中国目前控制的南海岛礁的岛屿地位,对于其他已被菲律宾和其他国家侵占的南沙岛礁,菲方却故意只字不提对它们应做何权利限制。菲方此举的用意就是最大限度地剥夺中国在南海主张权利的法律资格,从而便于菲方及其他国家日后扩展其在南海的非法主张。
四是众所周知的客观事实是,中国历来是对整个南沙群岛、而非仅对其中少数几个岛礁享有主权。按照《公约》界定中国南沙群岛的海洋权利,就必须从整体上考虑南沙群岛的所有岛礁。而菲方刻意对南沙群岛作切割处理,把中国“可以主张《公约》权利”的岛礁范围限定为中国目前控制的南海岛礁。这等于是无视并否认中国对于他国侵占的南海岛礁提出权利主张的资格,剥夺中国对南海岛礁的“原始主权者”身份并视中国为南海争端的“后来者”,继而洗白并强化菲方及其他国家对其他南海岛礁的非法侵*效果。
通观菲方在仲裁案中有关南海岛礁的所有论述,其主张的实质均是围绕着否定中国对黄岩岛和整个南沙群岛的主权、否认菲律宾侵*中国部分南海岛礁的事实真相、篡改中菲南海岛礁主权争端的性质和范围等非法诉求来展开。菲方的上述言论完全建立在罔顾史实和曲解法理的基础之上,企图将南海争端的真相和本质掩盖于其精心编织的谎言和歪理之中。然而,南海岛礁的法律地位和权利归属并不取决于菲方颠倒黑白的不实之词,菲律宾打着法律旗号恶意挑衅中国底线的卑鄙企图注定将无法得逞。
《人民日报》(2016年05月27日 02 版)(2016年05月27日03:12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人民日报钟声:真相永远只有一个
——关于南海仲裁案中菲方历史证据的使用
2013年1月,菲律宾单方面提起《联合国海洋法公约》附件七项下的强制仲裁,否定中国在南海享有的历史性权利是其核心诉讼请求之一。
历史性权利是中国在南海诸岛及相关海域长期的历史实践中确立形成的航行、捕鱼、行政管制等相关权利,以坚实的历史事实做支撑,拥有确凿可考的历史证据。
而菲方为了达到诉讼目的,不惜编造无耻谰言,精心炮制了一系列根本经不起推敲、完全站不住脚的历史证据。仔细分析其手段,有以下特点:
第一,自相矛盾。领土主权问题不是《公约》解释或适用问题,菲方精心包装其仲裁诉求,意欲造成仲裁请求与岛礁主权无关的假象。但在证据的组织上,菲方却夹带私货,包藏祸心,不顾中国对南海诸岛最早发现、命名、长期开发利用、持续和平有效行使管辖这一完整的证据链条,不时强调“中国领土范围最南界限不超过海南岛”,“直到1933年才对南海岛礁提出主权要求”,“中国未对南海诸岛行使管辖”等。
第二,断章取义。菲方在使用文字证据时,多次隐瞒全文意旨,只截取可支持其立场的只言片语。如其提出“1937年的中国政府文件确认西沙群岛是中国领土的最南端”。菲方采用的这份1937年的国防委员会秘书处的文件,相关段落实为“今之地理学者谓中国国疆之最南端为西沙群岛之特里屯岛(即我中建岛),然一考吾国向南发展之历史,该海南九岛似亦应属吾国领有……”事实上,根据流传至今的历史文献,我国宋代以来的地方志、明代以来的地图,已将“石塘”“长沙”明确列入我国疆域范围。民国时期,中国政府于1934年至1935年专门审定我国南海诸岛地名,编印《中国南海各岛屿图》,明确标绘南海诸岛属中国版图。
第三,刻意隐瞒。在大量对中国有利的历史证据面前,菲方选择性失明,比如声称1947年以前,中国从未对南海诸岛进行命名;中国在南海航行刻意避开南沙群岛附近的危险区域。为此,菲方刻意隐瞒明清以来,中国渔民在南沙水域捕鱼作业,已成为南沙群岛主人的历史事实,而上述事实有多个版本的《更路簿》可以证明。作为前往“南海危险区域”的航行指南,《更路簿》对前往西南沙岛礁捕鱼作业的航向航程做了精准描述,提到的西沙传统地名有30多个,南沙传统地名有70多个,一些地名被西方所采用,比如Nam Yit(渔民称南乙,鸿庥岛),Subi(渔民称丑未,渚碧礁),Sin Cowe(渔民称秤钩,景宏岛)。不但如此,19世纪以来的外国文献也记录只有中国渔民在岛上生产生活的历史事实,如1868年英国皇家海军的《中国海指南》,1923年美国海军海道测量署的《亚洲领航》,1940年日本前海军中佐小仓卯之助的《暴风之岛》等。
第四,以偏概全。菲方提出没有其他国家的地图认可中国对南海诸岛拥有主权。但二战后有大量其他国家的地图、百科全书、报纸杂志等认同中国拥有南海诸岛的主权,其中还包括曾经侵*中国南沙岛礁的法国与日本。1952年由外务大臣冈崎胜男亲笔推荐的《标准世界地图集》和1956年法国出版的《拉鲁斯世界与政治经济地图集》等都明确标注南沙群岛属于中国。甚至包括越南地图,如1960年越南人民军总参谋部地图处编绘的《世界地图》、1972年越南总理府测量和绘图局印制的《世界地图集》。
第五,移花接木。为了和中国争“历史”,菲方刻意选取将越南黄沙、长沙混淆为我国西沙、南沙,菲律宾近海海滩Panacot混淆为我国黄岩岛的观点,宣称越南最早对西沙实施行政管辖,最早将西、南沙绘入版图,黄岩岛在18世纪上半叶已绘入菲律宾地图。对其相关手段和过程,我国学者韩振华、李金明、李孝聪等早已进行了考证和反驳。
第六,割裂“一中”。菲方在实体庭审阶段时居然声称“从1949年开始,只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代表中国。因此,1949年之前中华民国政府的行为可归于中国,而1949年之后台湾当局的活动本质上就不再归于中国”。菲方公然违背其在中菲建交公报中所做的“充分理解和尊重中国政府关于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立场”的庄严承诺,抹煞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中国台湾方面的作为也属中国,实质宣称“一中一台”,提出“中国于1988年才首次在南沙建立实际存在”等论点。台湾方面1950年虽曾短暂撤离南沙太平岛,但1956年因菲方挑起“克洛马”事件意图侵*我南沙群岛部分岛礁,随即重返并一直长期驻守,并在南沙海域定期巡航,进行民事开发。
第七,以个别研究取代客观事实。菲律宾在论证东南亚国家、西方殖民国家在公元11世纪以前和殖民时代开发、管辖南海发挥的作用时,拿不出有力证据,只能不顾客观事实,选择性地用个别学者的观点,夸大这些国家的作用。但是,这无法抵消往来南海的各国航海家所做的忠实记录,也没法抹掉沉入南海海底的历代中国沉船留下的痕迹。
不论菲方为其谎言披上何等华美的外衣,意图掩盖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在南海历史上刻下的深刻印记,蒙骗世人,我国在南海基于历史事实而拥有的主权和相关权益是无法抹杀的,真相永远只有一个,正义永远不会缺席。
《人民日报》(2016年05月25日 03 版)(2016年05月25日03:14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美国“斯坦尼斯号”申请在香港停靠被中国政府拒绝 - 中国娃 - 中日关系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