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性的感悟与舒展

 
 
 

日志

 
 

我们缺失的是对童年的敬畏  

2016-11-23 08:14:16|  分类: 美文引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缺失的是对童年的敬畏
www.jyb.cn 2016年11月13日  作者:本报记者 纪秀君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我们缺失的是对童年的敬畏 - 冯老师 - 人性的感悟与舒展
在积极温暖的人际关系中成长的儿童,会感觉童年很“富有”。

“童年与教师”研究与实践岭南论坛传递声音——

我们缺失的是对童年的敬畏

  提出“童年正在消逝”的美国学者尼尔·波兹曼可能不会想到,日前,在广州一间会议室里,一些热爱学前教育事业的中国学者,正试图通过各种分析论证,捍卫童年,向“消逝”挑战。

  有一句话发人深省:“成人认识的最大局限是,我们从童年中走出去却忘却童年。”这场以童年与教师为主题的讨论颇有深意,学者们在寻回童年价值的思想碰撞中,发出“成人立场”向“儿童立场”转型的呼唤,并称这需要进行一场哥白尼式的革命。

  为什么要捍卫童年

  尼尔·波兹曼认为,通过电视和网络媒介,成人世界的战争、暴力、混乱正源源不断地入侵儿童世界,儿童被迫提早成年,童年正在消逝。

  童年为什么被认为“消逝”了?原来,童年首先“被独立”了。从尼尔·波兹曼的论述可以发现,“童年”是一个被发明出来的概念。印刷术普及之前,儿童与成人之间靠口语传播,彼此分享基本相同的文化世界,所以人类并没有“童年”。而印刷术普及之后,文字成为主导,成人掌握着文字和知识的世界,儿童与成人之间出现了一道鸿沟,于是“童年”诞生了。

  “尼尔·波兹曼谈童年的消逝,是从社会性考虑,而非生物性。”南京师范大学教授刘晶波说,“认为童年正被定格为人类的历史,渐行渐远,我不同意这样的观点,因为在我的亲身经历中,童年是不可被拿走的东西。童年,其实是被放到了‘被珍爱、被保护’的位置。”

  长期从事儿童哲学研究的南京师范大学教授刘晓东,用“幼态持续”学说告诉我们:人是“永恒的儿童”。他曾在一篇文章中提到:从本质上看,人类所有年龄段在形态学、行为和认知潜能方面都像儿童。幼态持续使人可以终生成长,童年是潜在适应的储藏室,发育缓慢是人类个体童年的特征,并使人类大受其益。

  “幼态持续学说对童年的发现,对于改变以童年为敌的社会现实具有重要意义,对于小觑童年、毁坏童年、急匆匆将儿童赶往成年世界的想法和做法是一剂解药。”刘晓东表示。

  “童年的价值如此珍贵,童年是被期待着永不消逝的。”刘晶波打了个比喻,如果人生是一棵大树,童年则是生命大树的根基,但大树不能只有根,生命之树每一个年轮都是被生命的力量画出来的。

  “放眼当今社会,有儿童无童年的现象比比皆是,童年正在消逝,亟待教师的捍卫和保护。”沈阳师范大学教授但菲研究了不同年代的童年生活,她发现,儿童成长于一个物质丰富的时代,也是一个功利主义盛行和压力倍增的时代,儿童在本该享受幸福童年的时期却被懵懂地带入功利与压力之中,逐渐远离了梦与诗、自由与自在、天性与童趣、丰富与多彩。童年在异化、窄化、模式化和小学化。

  童年的价值在哪里

  当我们用中国古代老子“复归于婴儿”、孟子“大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等思想,以及西方毕加索“用毕生时间学习像六岁孩子一样作画”等例证,来说明童年的价值时,实际上是在回望与反思:童年这一生命之根,到底蕴藏着什么惊人的永不消逝的精神力量。

  刘晓东认为,儿童拥有丰饶的天性资源,儿童比成人更容易成为哲学家,儿童是文化的创造者,孩提之心是人类文明的原点和故乡。“如果我们能利用孩子身上的赤子之心资源,会创造出更了不起的文化。”他呼吁,成人要向儿童学习、向童年致敬,发现自身的赤子之心。

  可以说,人类从未停止过对童年的秘密和价值的探索,但正像对“柏拉图问题”的追问一样,至今人们仍像走在迷雾森林中一般。事实上,我们今天研究童年,呼唤向童年致敬,更多的是为了关照当下,扭转当下生活中存在的忽略儿童的种种现象。

  于是,我们不得不自问一句:在我们的文化传统、社会机构、经济发展和政治生活中,“儿童”在哪里?南京师范大学教授王海英对此进行了追问,她说,从认识论角度看,儿童立场是相对缺席的。中国传统文化不太支持儿童本位,不太支持向儿童学习。“文化的缺失导致我们不太能看到儿童天性中反哺成人的力量。我们看到的更多的是成人俯瞰、设计、指导、规训儿童的心态。”

  “儿童本位文化的转型,需要一场哥白尼式的革命,需要一场文化启蒙,需要成人本位文化走向儿童本位文化,需要压迫文化走向尊重和宽容的文化。”王海英非常赞同刘晓东提出的观点:儿童本位不只是教育学上的儿童本位,而且是社会建设、文化建设、政治建设上的儿童本位。

  教师的使命是什么

  有位法国文学家谈及人生何以成功时说:“除了童年我一无所有。”而在类似的情境中,也有人说:“除了童年我什么都有。”这激发了华东师范大学教授周念丽的思索,她从心理学角度对童年的“有无”进行了辨析,结果发现,所谓的“有童年”,是指对个体成长有价值、有意义的关系和体验。“如果婴幼儿能在积极温暖的人际关系中发展,他们可以发出这样的心声:除了童年我可以一无所有!”

  谈到童年的关系和体验,教师是除了父母之外与儿童关系最紧密的成人,那么现实中,教师是如何看待童年和儿童的呢?

  福建师范大学教授丁海东感慨地说:“当我们审视现实生活中幼儿教师的种种伪专业、反专业的现象,不难发现,根本问题是缺失对童年的敬畏、对生命的敬畏、对成长的敬畏。”

  “对技术理性和工具价值的追求,使我们忽略了儿童的存在,导致眼中没有儿童,出现各种伪科学、反科学的现象。”山东师范大学教授向海英说,“我们现在呼唤回归童年,教师承担重大使命,那就是解读童年特征、珍视童年独特价值,建立新型的师幼关系,使师幼成为平等、互惠、公平的共同意义建构者。”

  反观当下幼儿教师的工作状态,丁海东给出一句评价:“既不优雅也不高贵,既不自主也不尊严。”为什么这样?他分析说,幼儿教师专业自信的来源是比较匮乏的,这是因为现实中对教师职业的认识有偏差,把要教学生什么当成衡量教师专业水准高低的标准,大学比中学高,中学比小学高,小学比幼儿园高,“这是一种基本的逻辑错误,因为知识只是教育教学的准备和前提,教与学的互动过程和质量才是重要的”。

  对于教师怎样把握教与学互动的过程,广州大学教授叶平枝说,幼儿教师应把握幼儿发展的关键,研究幼儿的激励和评价,做到教育的人性化和智慧化。她建议对影响幼儿发展的关键问题展开长期有说服力的追踪研究。

  “幼儿教师要向名师学习,发展实践智慧,做一个有较高自学自育能力、有思想有智慧的教师。”沈阳师范大学教授秦旭芳说。

  为期一天半的岭南论坛,由广州大学学前教育系与中国学前教育研究会基本理论专业委员会、教师发展专业委员会联袂主办,共有近30位专家学者参与研讨。

  由成人完成的这场关于童年与教师的讨论,与其说是成人在发现儿童,不如说是成人在内观、体察和发现自我。正如王海英所说,成人文化和儿童文化不是泾渭分明的割裂状态,需要相互打量和张望,看到和发现各自的美好。成人放下身段,向儿童学习,可能会寻求到变革的路径。(本报记者 纪秀君)

  《中国教育报》2016年11月13日第01版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